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图库频道 > 记者图库 > 拉毫营盘的新生
拉毫营盘的新生
http://www.xxnet.com.cn 时间: 湘西网

29451

拉毫营盘高耸的城楼,时过境迁,却仍然能够感觉到曾经的封建政权对反抗者的威视。

29452

拉毫营盘的冰冷历史徒留丝丝点点的记忆。修缮后的营盘已成了旅游胜地。

29453

过去的几百年间,这座石头寨禁守严密,也曾金戈铁马、号角连营。

29454

营盘的古井。井水常盈,古人已变今人。

29455

营盘的居民。他们的祖先戍守边关,夜夜思念家乡。现在,拉毫营盘就是他们的家乡。


  文\欧阳文章   吕婉莉    麻正规  图\向汉品

  一

  午后的斜阳,在拉毫营盘柔和地铺撒开来,给这座灰黑色的石板寨带来了些许暖意,稍微淡化了他坚硬、冷峻的生命本质。

  拉毫营盘位于凤凰县都里乡拉毫村,占据一整座山坡,营盘南通湘黔,西经川黔,其东又与全石营盘遥相呼应,成为苗疆边墙线上极为重要的一处军事要寨。

  走进营盘,一座高大的石头门立于村口。穿门而过,顺着古老的石板台阶拾级而上,台阶陡峭,皆由石板砌成。台阶两旁的石板房,错落无序,房屋的墙壁、屋顶全是石板铺就,就连房屋周围的篱笆都是用石板堆垒而成……

  或许,正因为这些坚硬的石头,他方能倔强地存留至今。

  史料记载,拉毫营盘始建于明嘉靖年间,形成于清嘉庆年间,距今有500多年历史。

  500年,历史的风云巨变、南方长城上的战火硝烟、边疆戍卒世代艰辛的苦难岁月……这一切,都铭刻在这些冰冷的石头之上。

  拉毫营盘,作为封建政权防御“生苗”的前沿阵地,自其诞生之日起,便战火不断,并多次遭遇大火的没顶之灾。

  一次次被毁坏,一次次重新站立起来,几经反复,拉毫营盘便成了如今的石头城。

  或许,在冷兵器时代,最坚硬的莫过于石头。

  然而,从另一个角度看,这些坚固的石头垒起的却是一个冰冷的事实:战争、杀戮。

  史料记载,明末清初,边墙外,居于湘黔边界腊尔山地区的“生苗”,大概在15万人左右。这15万“生苗”成为封建统治者修建苗疆边墙的主要防御对象。“直捣苗巢,掩杀过半”、“扑灭几尽”这样的字眼,屡见于有苗人聚居的地方志中。

  行走在这条全长380余里,号称“南方长城”的苗疆边墙,除却历史的沧桑感,更让人刻骨铭心的便是依然还铭刻在这些冰冷石壁上的杀戮。

  所以说,拉毫营盘,这座石城越是坚固,他折射出当年的冲突、战争、厮杀必定越激烈。

  与其说,这是一座坚固的石城,倒不如说,他曾是一座冰冷的屠城!

  

  二

  何秀强,拉毫村村民,今年77岁,个矮,身子骨却和他脚下的石头一样硬板。

  在探寻凤凰区域性防御体系的过程中,我们所到之处,都要从一个个生命个体开始探寻这个地方的密码。

  因为,所有的历史都是人的历史,一切史书记载的事实都是冰冷的、苍白的。只有在此处世代生存的人,才是最丰满、最有温度的历史信息的承载者。不管这个生命个体是如何普通、卑微。

  走在营盘内,石巷里,同样苍老、坚硬的何秀强和这座石头城是那样搭调。

  何秀强的祖上来自重庆秀山。当时,祖上两兄弟,从秀山流串到湘西腹地,哥哥留在拉毫营盘,成为一名吃军粮的戍卒。弟弟继续前行,在不远处的廖家桥镇停下脚步,并在那里安家落户。从此,两兄弟一个为农,一个充军,开始了各自不同的命运。

  至何秀强,他们整个家族在拉毫营盘繁衍了十二代。这个家族几乎见证了这座营盘整个的生命历程。

  和平年代,祖辈们会居住在营盘附近的驼子岭,白天耕田劳作,养家糊口。晚上,闲暇时光,他们会仰望星空,会无端地思念远方的故人……

  一旦爆发冲突,他们便又火速赶回营盘,拿起武器,站岗放哨,甚而,殊死搏杀。

  500年来,这个家族世世代代几乎每天都过着这样祸福无常的日子,随时处于战争的风尖浪口,随时要面对生死险境……

  和其他边墙的戍卒一样,何秀强的祖辈们大都缺失文化,他们对曾经的民族冲突,对历史长河中统治者的贪婪欲望等等这些宏大的命题,大抵不会有清醒的认识。他们在此生存、战争、流血,甚至殒命,都仅仅出于一种生存本能的需要。

  已故苗族学者石启贵曾统计,在湘西大地上,“两晋、南北朝及唐、五代、宋、元、明,无时不有征苗事起”,每每都是“杀至剧烈又平靖,平靖之后,又复杀戮”。

  也不知道,在这座坚硬的城堡里,何秀强的祖辈因为战争而失去过多少生命!

  所幸的是,生命的硬度永远都比石头坚硬。

  何秀强祖辈能在此延续十二代,便足以证明,这个家族在无数苦难磨砺下的韧性、顽强。

  

  三

  当然,任何生命,再如何顽强,也必定会苍老,更替,从而走向新生。

  拉毫营盘有东、南、西、北4座城门,设城楼。营盘内一条南北相通的主道,两旁设巷道。主道中部另设二道关门,把办公、驻军和居民区分开,构成一个集军事防御、居民生活等为一体的多功能建筑体。

  何秀强带我们一一查看营盘内的“古井”、“马厩”、“兵营”、“制药局”等遗存。这是一位可爱而乐观的老人,他善谈,他总是面带微笑,他一边细数祖辈们的心酸血泪,一边带我们翻开这些遗存的沧桑历史。

  明清时期,修建后的拉毫营盘一直是封建统治者防御苗民的军事阵地。在此400余年期间,营盘所积淀的兵战文化,成为他最为本质的生命符号。

  到1911年,辛亥革命爆发,并取得成功,中国两千余年的封建帝制结束。拉豪营盘迎来了他生命的第一次转变。营盘的军事功能基本丧失,逐渐成为一个农耕村落。营盘内,昔日荷枪实弹的戍卒,纷纷放下武器,拿起锄头,开始一种他们向往已久的农耕生活。

 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,中国大地,军阀割据,天下大乱。此时,国民党在湘西失去控制,直接导致湘西匪患丛生,社会再次陷入动荡。就在这个时候,拉毫营盘再次成为军事据点。只是,此时,不是统治阶级用来防御苗民,而是,当地百姓为了防御土匪。

  何秀强依然记得父辈给他讲过的关于土匪的故事,当时,土匪猖獗,所到之处,多烧杀劫掠。每有土匪来袭,周边百姓,纷纷逃至营盘内,共同抗击土匪。在上世纪八十年代,何秀强家还保留着当年用来打土匪用的长矛、马枪等武器。

  新中国成立以后,拉毫营盘再次归于平静。如今,拉毫村营盘苗寨被确立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并被列入第一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。这座古老的石头城成为了一个著名的旅游景点,营盘内,那些戍卒的后裔,也因此吃上了“旅游饭”。

  石巷旁边,何秀强开了一家小卖店,搭乘旅游的东风,他的小卖部生意兴隆,他家新修的房子每年还可以接待不少旅客,成为一笔不菲的收入。富足、安康的何秀强在这座古老的营盘里,吟风听雨,坐享晚年。

  何秀强,这个世代将生死系于战争的家族,走向了新生。

  拉毫营盘,这座曾经战火风飞、冰冷残酷的屠城,迈上了新的征程。

 

(稿源:湘西网-团结报)
(作者:欧阳文章 吕婉莉 麻正规 向汉品)
(编辑:杨贤清)
未经授权禁止复制

记者图库

湘西民俗

湘西社会

论坛热帖